暮歌听雪

我阅读的书籍不代表我的水准,我背诵的理论不代表我的学识。它们是其他人思维和天才的产物,与我无关。我没有资格因阅读别人的成就而自我满足——人只应为自己的成就而骄傲。那是别人的光,我可以借光四顾,但不能错觉自己也在发光,以至自居为光源,去看光外的人。在能成为光源前,我低下头,沐浴光。

【周泽楷生贺/周叶33h】日常

当温暖的热源靠近自己的时候,叶修只是继续翻了个身,然后默默的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。

“前辈。”

 

被子里的人稍微挪动了一下,然后又没了动静。

周泽楷好笑的看着蜷缩成一团的恋人,侧身坐在床边。

“叶修,起床。”

因还没清醒而略带沙哑的嗓音隐含着些许无赖的性质,“小周……让哥再睡会呗。”

“不行。”修长的手指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向前探去,但在指尖触及被角的刹那,原本毫无动静的棉被下突然伸出了手臂,一把扣住周泽楷的手,将整个人往下压。

“前辈?!”周泽楷用手臂撑着床铺,以防压到叶修,当他准备低头查看叶修的情况时, 一双手攀上了肩膀,温润的东西擦过唇瓣,蜻蜓点水一般,然后迅速离去。

周泽楷一瞬间脸颊爆红,随即才反应过来是叶修故意的,再看向叶修时果然看见对方一脸计划得逞的笑意。

“早啊,小周。”

周泽楷捂着微烫的脸颊,略带不满的抱怨:“前辈……耍赖,刚刚那样,不算。”

“那小周想怎么样,”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,浅浅的呼吸吹在对方的皮肤上。叶修好笑的看着周泽楷略带期待的眼神,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么温柔。

纤长的手指轻轻扣住叶修的后脑,带着一点不容抗拒的力道,将人拉近距离,额头抵着额头,他的前辈明知道他想做什么,却还明知故问。

“再来一次。”说罢便覆上那双柔软的唇瓣,轻轻研磨,却并不深入。离开后用双臂将人抱紧,像只大型犬一样轻微磨蹭在人身上。

恋恋不舍的放开叶修,周泽楷露出满足的笑容:“前辈,早安。”

叶修暗叹美色误人,捏了捏周泽楷的脸颊,不理周泽楷迷茫的眼神:“再这么腻歪下去我都可以不用起床了。”

“本来就是来叫前辈起床的……”小小的抱怨声从旁边想起,似乎是在控诉昨晚叶修又熬夜打游戏不注意作息。

“我不就没注意时间嘛……”叶修咳嗽一声,假装移开话题:“我去洗漱了。”

这样悠闲的日子对于对方来说都是难得的,两人都不希望白白浪费这珍贵的时光。

等洗漱完毕出来时,周泽楷已经将早餐摆好在桌上,冬日的暖阳透过玻璃照射在室内的地板上,让寒冷的空气里带上了一丝暖意。

“前辈,好了?”

“好了……嘶。”刚一开口,轻微的刺痛感从唇上传来。

“前辈,怎么了?”周泽楷伸手抬起叶修的脸,抚摸上唇瓣,“唔,开裂了。”

叶修揉了揉周泽楷的头:“没事,小周。”说着舔舔干裂的唇瓣,手指按压着上唇,用牙齿咬掉翘起来的死皮,“冬天开裂,我注意一点就好了。”

周泽楷看着被叶修叶修舔舐过的唇瓣,思索了一会,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“前辈,等我一下。”走进卧室,不一会拿着一个东西出来。

“前辈别动,用这个。”

“嗯?”还没反应过来脸就被固定住,微凉的粘腻感从唇上传来,唇瓣被仔细的涂抹,淡淡的橘子味在鼻尖萦绕。

“好了。”

脸颊被放开,叶修抿了下唇:“小周你这从哪来的唇膏?”

“江,之前给的。”周泽楷看着叶修被涂的亮晶晶的唇瓣,内心感到了一丝躁动。所以他决定付之于行动。

“小江还真是个可靠的副队……”还未说完的话被堵住,滑腻的舌尖伸了进来,将两人的唇瓣紧紧的贴在一起,舌尖在口腔内肆意游离。

“唔……小周。”叶修放任周泽楷的行为,甚至用指尖摩挲着周泽楷的后颈,意味不言而喻。

当周泽楷放开叶修时,叶修只能靠在他身上略微喘气,平日里明亮的眼睛里带着朦胧的水雾,简直在引人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。

“叶修,橘子味。”

“……废话,你那唇膏就是橘子味的。”叶修轻敲周泽楷脑袋,“继续吗枪王大大?”虽然这么说着,但手上已经拉开了上衣的拉链。

周泽楷他用行动表示他的意思,既然叶修主动,那么他也乐意。将叶修按倒在沙发上,一把扣住叶修的手将其拉到头顶,对着叶修露出了一个堪称腼腆的笑容。

“做。”

【没了,什么,车?想什么呢我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会开车呢。】

评论
热度 ( 15 )

© 暮歌听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